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环亚AG娱乐仍旧亏损的拼多多:用户冲向 7 亿,年内或赶超阿里巴巴?

2020-08-24

继阿里巴巴、京东之后,环亚AG娱乐拼多多也交出了一份看似不错的 “成绩单”。

拼多多 2020 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本季度拼多多营收为 121.93 亿元,同比增长 67%;成交额达 10066 亿元,同比增长 113%。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8.93 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 10.03 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7720 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 4.113 亿元,亏损收窄。

此外,拼多多年度活跃用户数量在本季度达 6.832 亿,较去年同期的 4.832 亿增长 41%。离 “7 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越来越近。不过,业绩发布后,拼多多的股价反而跌了,开盘跌幅超 10%,这是因为持续高速增长的股价透支了原本的业绩预期吗?

亏损持续收窄

先看好消息。

对于拼多多而言,亏损是常态,但这一状况正在得到改善。本季度,拼多多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8.933 亿元,去年同期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10.03 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7720 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 4.113 亿元。

与此同时,每股美国存托凭证基本和摊薄亏损为 0.75 元,去年同期这个数字是 0.88 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每股美国存托凭证基本和摊薄亏损为 0.06 元,去年同期则是 0.36 元。

拼多多财务副总裁马靖解释,从报告中可知,拼多多业务模式的弹性是很大的,存在短期内实现盈利的可能性。“但是我们认为,不应将短期盈利置于长期价值之上,拼多多的愿景是为用户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和优质的服务体验,目前而言我们还不会考虑盈利的问题。”

也就是说,在用户粘性提高方面,拼多多还要继续投入,补贴不会停。

新增用户领跑

而在用户规模的相关数据中,拼多多最受关注也最应该被关注的还是增长。本季度,拼多多 MAU(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了 5.688 亿,较上年同期的 3.66 亿增长 55%,单季度增长超 8000 万。年活跃买家则达到 6.832 亿,同比增长 41%。年活跃买家数是指在过去 12 个月,在拼多多上至少下过一单的消费者人数,包括独立 App、小程序和 H5 等移动端渠道。2020 年第一季度,拼多多年活跃用户迈入 6 亿里程碑,较上年同期新增 1.85 亿,而第二季度单季新增 5510 万人,这一数字超过了阿里巴巴和京东本季度净增长的总和——前者新增了 1600 万,后者是 3000 万。

拼多多立足下沉市场,最初的用户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微信生态内庞大且未接触过电商的群体,“砍一刀”是其 “结缘”的开始;不过,现在的拼多多正在进行用户留存,“拼小圈”是其沉淀流量的方式之一,此外,多多果园、直播等提升持用户黏性也有所助益。

拼多多 CEO 陈磊在分析师会议上强调,拼购的模式依然非常有效,他认为这也是 “拼多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可以积累 7 亿用户的原因”。现在,拼多多与阿里巴巴的年度活跃用户数相差已不到 6000 万。

营收增速放缓

不过,尽管营收依然保持了 67% 的增长,却不及市场预期,且增速持续放缓、百分比再次跌破三位数。

在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的过去 12 个月中,拼多多商品交易总额为 12687 亿元,较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的 7091 亿元增长 79%——上一季度的增速是 108%。

此外,拼多多本季度总营收成本为 26.62 亿元,同比增长 67%,与营收增长一致,主要由于更高的云服务、呼叫中心和商户支持支出——对直播的支持投入不小。

百亿补贴上线一年来,持续在线,力度加大。本季度拼多多总运营支出为 111.71 亿元,去年同期为 71.86 亿元。其中,销售与营销支出为 91.14 亿元,同比增长 49%。

性价比还是品牌

最新数据显示,拼多多平均单客年消费额为 1857 元,同比增长 27%,环比增速为 7.8%,放缓明显。

不过,陈磊提到,拼多多的品牌产品策略首先是满足消费者需求,提供其想要购买的产品,目的并非追求平均每单销售额的增长,而是通过拼多多平台提供不同价格层次、性价比高且优质的不同品类商品。他进一步表示,未来拼多多会继续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商品选择,无论是不是品牌产品。

事实上,拼多多一直在通过尝试高端品类来打通这个环节,但补贴带来的争议却只增不减。无论是苹果还是特斯拉,甚至还有戴森、海蓝之谜等品牌,它们与拼多多之间的纠葛都源于此。近日,特斯拉甚至拒绝向通过拼多多百亿补贴购买新车的用户进行交付,这背后固然涉及可能出现的售后危机与品牌调性的松动,但更主要的是拼多多动摇了品牌牢牢握在手心的定价体系,对其销售模式也是一次不小的冲击。

用户当然希望用最少的金钱买到同样的商品,但品牌未必愿意看到这个局面。陈磊也重申,拼多多对品牌商家和品牌商品的策略没有变化,最终还是要考虑用户需要什么。“当然,为了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我们的平台上必然会有不同门类、不同价位的商品。”

另外,由于短期内获得大量新增用户,这些用户的使用时间较短,购物习惯也仍在培养中。拼多多方面也提到,用户对拼多多的认知是在提供物美价廉商品方面存在优势,长期来看,每单金额会逐步提高,因为用户适应平台和在拼多多购物习惯的需要时间。马靖也称,尽管这个数字现在是低于业内同行的,但相信通过增加用户的心智份额与支出,能够逐步缩小差距。

拼多多的可能性

6 月 16 日,拼多多盘中涨幅一度扩大至 7.5%,总市值首破 1000 亿美元。

拼多多在用户数量方面依然乐观,但距离盈利上岸,拼多多路途遥遥,欲让 GMV 和货币化率再上一个台阶 ,除了百亿补贴,拼多多还需要找到新的武器。

目前可以看到的是,拼多多与佛山、烟台等多地政府合作,发力农产品,以求继续下沉。数据显示,2019 年拼多多农产品电商销售额达 1364 亿元,同比上涨 109%,百分比已连续三年实现三位数。除此外,拼多多加强了与其他企业的联动。除了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 2 亿美元可转债外,双方还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国美零售全量商品上架拼多多,品牌大家电接入拼多多 “百亿补贴”计划。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相应的,拼多多则为国美注入消费趋势性大数据、平台流量等数字零售资源。拼多多在耕耘下沉市场基本盘,也在向上延伸,家电、3C 市场的布局都是在沿着这个目标发力,拥抱的目的不言而喻——补足彼此短板。

现在,黄峥已不再担任拼多多 CEO 一职,接任者是公司联合创始人陈磊。黄峥认为,团队的快速扩张、业务的高速增长和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都在催促拼多多进一步升级管理团队和公司治理结构。他的决定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是一种适应,更是一种突破。

那是更长期的目标,而回到眼前,GMV 的增长遭遇了 “门槛”,尽管用户增长可观,但平均单客年消费额还需要努力,从这个角度来看,拼多多依然在 “拼”的路上。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